听风

脾气超臭,柏拉图爱好者。热衷探索与凝视

三重禁忌【风白】

  第二章

人物OOC,私设众多,渣文笔,短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嗖”的一声,利箭朝着目标高速前进,待到守在箭靶处的学员给出正中红心的示意,白庭君才稍稍放松。来到星辰阁已有月余,不知那羽皇是发了什么疯,屡屡挑衅于他,直叫人烦闷无比。今日又说什么要在射箭上一较高下,索性自幼人皇对他教导颇严,不曾放松。想到这回或许能胜了羽皇,挫一挫他的锐气,白庭君有些高兴,这些天萦绕在心头的烦闷也消了些许。他压了笑意,给了搭箭欲射的羽皇一个志在必得的眼神。羽皇得了他这一眼,却觉得越发有趣起来。他放下拿箭的手,向侍从招了招手,侍从会意的又递上一支箭。白庭君看到此幕,眉头一跳,感觉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果然,羽皇这二重箭十分得心应手。见此奕已败,自己的小算盘也打不成了,白庭君的话语也沾染上怒气:“愿赌服输,风天逸你要我做什么?”风天逸好似十分享受此时白庭君因他而生的情绪波动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急什么?好不容易能使唤你这个人族太子,我不得好好想想”。白庭君被这番话撩拨的怒意更胜,碍于风天逸的身份不能动手。无可奈何之下,正逢下一堂是马术课,就只得在瞪了风天逸一眼后,径直往马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白庭君边走边想刚才的事,越想越觉得火大,便暗暗下了个决定——不论风天逸怎么找茬,自己再不要理会了。气呼呼的太子殿下过于沉浸于思绪,竟在到了马场之后才发现风天逸一直跟着自己。白庭君不禁气结,他讽刺道:“真是没想到羽皇还有策马奔腾的雄心。”羽人因体质原因并不善骑马。风天逸却只是笑笑,语气温和:“太子真是喜欢说笑,我与你共乘一骑足以,只是劳烦太子多多教导了。”白庭君原是不愿意,但负责此课的师父以他马术优异为由要他帮助风天逸。他向来尊师重道,自然不会违背师意,只好遂了风天逸的愿。

      虽说得云淡风轻,风天逸上马时还是有些无措,他不禁抱紧了白庭君的腰。这使他安了安心,然而安了心后 ,就生出了许多旁的心思。别的不说,太子这把细腰羽皇就摸得很自得。白庭君只觉得不自在,无奈道:“你再怕,也要抓紧缰绳,不然怎么骑马?”风天逸听闻此言,翻了个白眼,你白庭君当真是教得尽心尽力啊。


三重禁忌【风白】

私设多,人物OOC,渣文笔,短小

第一章

       人间有味是清欢。当彼时年方十五的人族太子望着霏霏细雨,不禁想起了这句诗。今天是他初到星辰阁的日子,对于这个地方有着无尽的好奇,并且稍稍摆脱了人族女皇对他殷切希望的重压,也使他有些许的愉悦。然而思绪飘扬间,白庭君又想起了那个曾救过自己的少女。如此想来,竟使他的右手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痛让他从带了哀伤的思绪中回醒过来,见侍女已整理好了房间,挥了挥手示意退下。在一旁候着的戚落霖便赶忙上前请示到:“现在天色还早,不如由属下带太子殿下熟悉熟悉环境,再去。”白庭君点了点头,便携着戚落霖、方夜彦出了校舍。他一边听着讲解,一边游览起星辰阁。星辰阁作为人羽两族高层的学习之地,自然建筑大气,设施齐全。加之戚落霖口齿伶俐,一路行至星辰阁主殿,白庭君也颇有兴致。

        进殿时,里面已聚集了数位人族学子,太子却感到疑惑:“羽族的人不来吗?”方夜彦语气不忿:“羽皇向来姗姗来迟,羽族自然是有样学样。”岂料话音未落,便有另一道华丽的声音响起:“竟不知堂堂人族太子也喜欢妄议他人,倒叫本皇好生失望。”太子有些局促,循着声音望去,见一名长相惊艳的少年领着一群羽人施施然走入,心下了然,这边是那位声名在外的羽皇了。白庭君拱了拱手说:“此番是我属下失言了,还请羽皇不要怪罪。”风天逸轻笑一声道:“既然太子这样说了,我又怎会得理不饶人呢?”三言两语间,羽皇便拔高了自己。阅历尚浅的太子觉得气闷,但仍旧谢过了羽皇。羽皇饶有深意地看了情绪明显表现在脸上的白庭君,噙了一点笑意。白庭君倒是没有注意,径直回到人族的队伍,站在了队首,身板挺的直直,让人想到伫立的小白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阁主与星辰阁的诸位师傅都到了,开学礼便开始了。在“正衣冠”、“拜先师”的仪式后,阁主便宣读起了阁训:立言垂训,见真识精。究乱之源,建治之策,中庸敦厚,其道常新。为人师表,岂仅万世,寰宇受教,四海共钦。人中凤麟,世之星辰……白庭君在这谆谆的教诲中悄悄地瞥了风天逸一眼,却与他的视线相撞,忙又目视前方做认真听讲状。太子暗暗纳闷:这羽皇着实风华绝代,也着实不好相与,自己怎么一来就与他不对付。

       本以为能轻松就学的白庭君失了最初的好心情,开始头疼起来。